动物大迁徙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与妈妈失散的小角马2

角马渡河时,一只小角马与妈妈失散了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东非大羚羊
东非大羚羊

大羚羊的颜色是浅黄褐色,肩背部略有细白纹。大羚羊十分独特的一个特点是喉部有一块黑色的赘肉。雄性大羚羊和雌性大羚羊都长有螺……

东非大羚羊
东非大羚羊体型硕大

体形硕大的东非大羚羊也陆续迁徙到了马拉河边。但是人们极少见到大羚羊过河。可能对自己的游泳技能不自信,大羚羊们看见湍急的河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伦盖伊火山下的角马队伍

伦盖伊火山下依然干旱得如同沙漠,这里每年雨水极少。尽管如此,悬崖边的小猴面包树上居然还开出了粉色的鲜花。(文字:非洲的青……

黑白线条的世界·斑马
俯瞰塞伦盖蒂斑马群

从空中俯瞰塞伦盖蒂东部那干旱得如同沙漠的土地上,居然还有几只斑马在活动!斑马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!它们能够吃纤维很粗的长草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前赴后继过河的角马1

傍晚,一群角马从3号渡口过河,带起漫天烟尘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回到短草平原的角马

即将满周岁的小角马们,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,现在它们长出了长长的胡须,只是皮毛还带有深棕色,犄角还未变弯。(文字:非洲的青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奔向故乡的角马

第一批角马回到了短草平原。9个月前,它们从这里出发。角马们将在短草平原休整四五个月,等到下一个旱季来临时,再次踏上迁徙之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姆巴拉盖提上的角马群1

角马群主力离开了穆萨比平原,翻过了几座丘陵,来到姆巴拉盖提草原,距离格卢米提河仅一步之遥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姆巴拉盖提上的角马群2

角马群主力离开了穆萨比平原,翻过了几座丘陵,来到姆巴拉盖提草原,距离格卢米提河仅一步之遥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……

火光永不熄灭·火烈鸟
小火烈鸟

非洲生活着2种火烈鸟,一种是大火烈鸟,一种是小火烈鸟,这是一群小火烈鸟,小火烈鸟的颜色是鲜红色,它们的毛色本来是白色,因……

火光永不熄灭·火烈鸟
尽情飞舞的火烈鸟1

四面八方的火烈鸟汇集到纳特龙湖,它们在湖面上尽情地飞舞,展示婀娜的身姿和艳丽的羽毛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……

火光永不熄灭·火烈鸟
尽情飞舞的火烈鸟2

四面八方的火烈鸟汇集到纳特龙湖,它们在湖面上尽情地飞舞,展示婀娜的身姿和艳丽的羽毛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帐篷外的角马群1

现在角马无处不在,无论我们在帐篷里吃饭还是睡觉,都能清晰地听到它们的叫声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强行渡河的角马群1

傍晚时落下了豆大的雨点,角马们争先恐后地跳进河里,在大雨中强行渡河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强行渡河的角马群3

傍晚时落下了豆大的雨点,角马们争先恐后地跳进河里,在大雨中强行渡河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往返迂回前进的角马4

马拉河北岸再次下雨,昨天刚刚横渡到南岸的一群角马,富有戏剧性地又过河回了北岸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惊心动魄的角马横渡

角马横渡马拉河的场面惊心动魄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成千上万的角马尸体2

一场大暴雨之后,河水湍急,把河中伤亡的角马冲到下游的一个拐弯处。尸体越积越多,现在已堆积了上万只,几乎堵塞了河道,场面令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抵达马拉河边的角马群

西部走廊变得空空如也,角马群主力在8月初离开了西部走廊。它们绕道塞伦盖蒂西北部的伊科隆戈禁猎区,再扭头北上,于今天抵达了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拉开角马迁徙的序幕1

塞伦盖蒂东南部短草平原上的降雨渐渐稀少,雨云开始朝塞伦盖蒂西部运动。一部分角马掉头向西南部开拔,大迁徙就此拉开序幕。(文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拉开角马迁徙的序幕2

塞伦盖蒂东南部短草平原上的降雨渐渐稀少,雨云开始朝塞伦盖蒂西部运动。一部分角马掉头向西南部开拔,大迁徙就此拉开序幕。(文……

黑白线条的世界·斑马
斑马长草平原迁徙

在我们面前是塞伦盖蒂最大规模的斑马群,塞伦盖蒂斑马的数量在20万-30万之间,没有角马那么庞大,但是它们聚合在一起看起来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最后一批渡河的角马1

今年的最后一批角马渡过马拉河,回到了塞伦盖蒂的土地上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黑白线条的世界·斑马
格卢米提河斑马群2

斑马群也来到了格卢米提河边,它们的胆子比角马大多了,敢于走进水里喝水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横七竖八的角马尸骸

大批尸骸横七竖八排在河道中间,堆积如山的尸骸让姗姗来迟的角马们倍感恐怖,它们在河岸上犹豫再三后,在极其矛盾的心情中蹚过了……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横渡马拉河的角马群2

今天在马拉河边足足等了8小时,才等到角马们开始下河横渡。(文字:非洲的青山 摄影:非洲的青山)

牛头马面羊须·角马
清晨狂奔的角马2

清晨,一群角马在恩杜图湖边狂奔。草丛里藏着一只鬼鬼祟祟的斑鬣狗。单独行动的斑鬣狗极少捕猎角马,但角马们仍然不敢大意,齐刷……